返回上一頁 第1087章 一間木房子 回到首頁

第1087章 一間木房子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第1087章 一間木房子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酒看似很烈,少女略顯蒼白的臉上,浮現起一抹隱隱紅暈。m.huanjian.me

恰時,中年婦女剛好轉頭,瞥見了少女的舉動。

“飲太多酒,對身體不好。”中年婦女想了想,還是提醒了一句。

東極修行界,天氣嚴寒,喝酒取暖并非是一件稀罕事,可是像少女這種酒量,實在少見。

她的提醒,其實也是善意之舉。

少女卻不領情,冷淡地道,“廖淑玲,你管得好像也太多了。”

對此,中年婦女只是笑笑,依舊是對少女的無禮,選擇了寬容。

兩人并非母女關系。

而她們相識,還得說到兩個多月以前。

那日,她正好也是用木盆端著衣物,來到河邊清洗。

清洗到一半的時候,她就看到了少女。一秒記住m.luoqiuww.

當時的少女,穿著一身單薄的灰衣灰褲,赤~裸雙腳,在這天寒地凍的環境下,漫無目的地行走。

要知在這種天氣,一個不小心就得把人給冷壞了。

她頓時就嚇得不輕,以為是哪家走失的姑娘,連忙帶著少女回到家里。

準備熱食,供其烤火取暖。

她的想法是,在獲悉了少女身份之后,就把她給送回去,免得少女的家人擔心。

不過,在經過一番詢問之后,才得悉少女并非是這里的人。

據少女所說,她是從一個很遙遠的地方而來。

至于有多遠,她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少女也沒有說。

于是,少女理所當然地留下了,這兩個多月以來,兩人的關系,相處得倒也算是融洽。

她回憶著與少女相遇時,搓洗衣服的動作也更快了些。

時候是不早了,她的男人,也還等著她回去做飯。

從一而終,少女的視線,都停留在中年婦女的背影之上,只是時而,她的俏臉稍微露出思索之色。

十分鐘以后,中年婦女終是將衣物清洗干凈。

她將衣物都放入了木盆,端著木盆站起,錘了兩下后腰,也微微地松了口氣。

她的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好了,現在回去吧,我們做飯去。”

“不對,是你去做飯,不是我們。”少女秀眉微皺,糾正地道。

中年婦女笑笑,并未反駁,這段時日的相處,她早已摸透了少女性格。

“那好,我做。”

少女望著已然走了出去的中年婦女,也挪開腳步跟了上去。

只是她這身厚重的皮襖,使她并不能以一個正常人的姿態走路,而是雙腳微張,步伐笨拙。

中年婦女的房子,距河邊至多僅有幾百米。

這是一間不大的木頭房子。

由于這地處南疆邊界,風,也是由南疆而來。

因此,這里沒有冰天雪地,但鉆入骨髓的冷無處不在。

這間不起眼的木頭房子,卻隔絕了外頭的凜寒。

木頭房子的客廳,有一個壁爐,壁爐的縫隙里,透著暗紅光芒。

邊上,擺放著壘得整整齊齊的木柴。

稍下兩側,是兩張獸皮沙發,中間是一張堪堪能坐下四人的方形長桌。

地板,也均是由獸皮鋪墊。

墻壁上的櫥柜,擺放著不一雜物。

這間不起眼的木頭房子,卻宛若凝聚了整個東極修行界的溫暖。

一走入進來,少女便迫不及待地脫下了皮襖帽子與大靴。

不過,她并沒脫下皮襖外套,還特地整理了一下,似是對其挺是愛惜。

中年婦女將衣服晾掛在屋檐之下,也隨之走入。

她先是走到壁爐前,打開壁爐,投入幾塊木柴之后,取下了掛在墻壁上的一只籃子。

籃子里頭,裝著切剪好了的,約摸有半截手指長短的肉干。

“先吃一點,我馬上做飯。”中年婦女將手中的籃子,擺在已然坐下的少女面前。

雖說她投以少女的視線,是短短的一瞥,眼神之中,卻隱隱透著寵愛之色。

接著,她便走入了靠門的一間房里,搗鼓著晚上的飯菜。

少女也沒客氣,伸手掂起一塊肉干,塞入了纓紅小嘴,慢慢咀嚼著。

順便取下了掛在腰間的酒葫蘆,有一口每一口地小酌。

她坐姿端正,沒有絲毫回到家里的放松之感,表情一貫的淡漠平靜,只是眉心依然輕皺。

而她正是處于花季之年,應該沒有什么心事才是。

她就這么坐著。

偶爾吃一口肉干,偶爾抿一口酒。

壁爐搖拽的火光,襯映著她的沉默,卻又總能適時地讓忙出忙入的中年婦女,將這漸歸沉寂的氣氛打破。

約摸是過了半個小時。

屋外,傳來了動靜。

是腳步聲。

接著木門打開,一股冷流鉆入,一下就稀釋了房子內的溫暖。

少女轉頭,淡漠地望向門口多出的一道男性身影。

這是一個面目和善的中年男人。

他自然也是看到了端坐在桌旁的少女。

“是啊,回來了!”中年男人掩飾不住臉上的興奮,笑道,“你肯定想不到,我今日獵了一頭麋鹿,還有一頭野豬!這運氣太好了,凝霜,淑玲,今晚我們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

這個收獲,確實是不錯了,尤其是像這種難熬的冬季。

畢竟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是那么的難熬。

少女點點頭,認可了中年男人的提議,宛若在這個小家庭,她才是一家之主。

中年男人又關上了門,他獨自一人在外頭,麋鹿和野豬還等著他開膛破肚,清理干凈。

而又過了半個小時。

待中年男人完成了手頭上的工作,再次走入屋內之時,中年婦女也將已熬煮好的肉脯,野果的果醬,擺在了桌面上。

少女將桌面的三只碗,排放成了一列。

其后,她將酒葫蘆里的酒液,傾滿了三碗。

夫婦二人,面帶笑意地坐下,今日的收獲,對他們而言著實是一件慶事。

中年男人端起酒碗,哈哈一笑,“來!”

說完,頭一仰,一飲而盡。

接而,他發出一聲滿足的長嘆,便將酒碗放在了桌上。

少女見狀,又傾滿了一碗。

中年婦女僅僅是輕酌了一小口,不過當她觸及到少女眼神,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也是一飲而盡。

如此,三輪便過。

少女不再斟酒,晚飯也正式開始。

這頓晚飯靜謐而和祥,溫馨之余又顯融洽。

吃完了以后,中年婦女起身收拾碗筷,由此可見,她的賢惠與勤快。

中年男人則是滿足地摸了摸肚皮,笑著說道,“這兩只家伙,是我在北山那邊碰上的,我想在明天,還去北山碰碰運氣。”

中年婦女輕聲說道,“北山沒什么人去,你要小心一些。”

北山危險,無人上去,這就是中年婦女想要表達的,不過她卻沒有勸阻。

只因在這嚴冬,需要食物,若是顧及到危險,那就意味著在春季到來之前,一家都要餓肚子。

少女明眸輕輕閃動,淡淡地道,“對了,陸明偉,明日,我隨你上北山。”

公眾號添加到桌面,一鍵打開,方便去添加>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 https://chinabook.me/Read/8430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