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86章 河邊 回到首頁

第1086章 河邊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第1086章 河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陸羽超乎常人的強悍,自然是其中一個因素。m.kan8zw.com

試問,哪個女孩不愛英雄。

但這不是前提。

司馬雯雯沒有忘記,在北海獵獸之時,陸羽救下她的那一刻。

她就狠狠地楞了一下。

是的,她愣住了。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總感覺自己和陸羽認識了好久,而且這種感覺,隨著時間過去越趨強烈。

雖說她是陰陽圣教的弟子,從小到大接受著與外界截然不同的男女觀念,但是這種毫無來由的感覺,使得她無所適從。

或許這就是緣分?

她不知道,這也讓她更為沉默。

這一個多月以來,她都在暗暗地打量陸羽,試圖弄明白,她心中別樣感覺的由來。記住網址m.luoqiuzww.

她越是觀察,就越是糊涂,也就更是矜持,含蓄。

誰曾想到,陸羽在今晚突然就主動起來。

篝火的余燼,照映在陸羽依舊警戒的臉上,司馬雯雯自感臉頰滾燙得更厲害。

她發出一聲微弱的嬌嗔,將腦袋埋入了陸羽的胸膛。

對此,陸羽愣了愣。

他不是感覺不到不對勁,但他沒想太多。

此時他滿腦子的心思,都在警戒著,哈駑達赤是不是還在暗處觀察。

“你要是困了,可以睡一會兒。”他傳音道。

隨著火炭散發的光輝更暗,二人也被夜色籠罩。

......

第二日。

陸羽叫醒了還在釀睡的司馬雯雯。

稍作整理一番,兩人就施展御氣之術再度前行。

目的地,也快到了。

他決定去往某個市集,就像他在西域修行界中心腹地一樣。

只要活~佛現身傳教,那么接下來的情況,理應是差不多的。

或許在這個地方,用朝圣這個詞匯,不太合適。

上一次,是一大群人,匯聚一團,傾聽活~佛傳教布道,這估計也是另一種方式的朝圣。

但只要那個曾經對他下手的活~佛現身,那么一切都就好說了。

然后,大概摸清活~佛居住的地點,回去,最后等的就是雷清元與他匯合。

又是飛馳了半日,兩人終是飛落在一處市集。

這個市集,與之前那個市集差不多,得知要暫時留宿,司馬雯雯便帶著陸羽,輕車熟路地租賃了一個帳篷。

陸羽坐不住,在帳篷內呆了一陣以后,決定出去走走。

他要探聽一下,活~佛的下一次傳教布道是什么時候。

于是,兩人就在這市集閑逛起來。

前行一段路,見著一個酒館,陸羽便帶著司馬雯雯走入進去。

畢竟,唯有在這種地方,才能更輕易地探聽到想要知道的信息。

此時陸羽和司馬雯雯,不管是外貌,還是身上的氣息,皆與西域修行者無異,自然是不擔心暴露。

而兩人的到來,也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或許是到了飯點,酒館之內,已有三五成群的酒客,高談闊論。

這些修行者的自身境界,由筑基到第五步不等,卻是相處融洽。

當然,這也僅限于西域修行界。

他們之間的話題,也是圍繞著西域而展開。

可是在半個時辰以后,陸羽終是察覺到了不對勁,他們談論的話題,并未涉及到活~佛。

陸羽皺起了眉,深感不解。

這時,司馬雯雯似是看出了陸羽心中的疑惑,傳音道,“陸兄,如果你想探聽活~佛的消息,現在怕是還不到時候。”

“......為什么?”

陸羽望向司馬雯雯,臉上的神情更是透著濃濃不解。

在此之前,在陸羽遇上小喇~嘛的那個市集,那里的修行者,對于活~佛的話題并不敏感。

而在這個地方,仿似人人都刻意避開這個話題一般。

“陸兄,據我所知,換做平常之時,關于活~佛的話題,在西域修行界,是明令禁止的。”

“但是在活~佛前來傳教布道的前數日,情況卻又有所不同......”

司馬雯雯耐心解釋,倏地留意到陸羽的視線,她的雙頰又是泛起了紅暈,低下了頭。

“哦,原來是這樣。”陸羽終于明白過來。

也就是說,現在還不是活~佛前來傳教布道的日子。

這就怪不得了。

想罷,他又皺起了眉,“這下難辦了,活~佛會在什么時候傳教布道?”

他所顧及的問題是,萬一這傳教布道,需要個一年半載才有一次,那么他必然是等不起的。

哪怕是三五個月一次,彼時雷清元估計早就來了。

而以雷清元的個性,料想不會在這個地方,與他一同等上那么長的時間。

“不急,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一月一次。”司馬雯雯答道。

“是嗎?如果是這樣......”陸羽在楞了一下之后,便是咧嘴一笑,“那么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

不得不說,司馬雯雯給他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僅僅是一個月,他能等得起。

然而在下一刻,陸羽的笑容就凝固了。

......

————

......

東極。

東極修行界。

這里沒有四季之分,長年都被白雪所覆蓋。

人煙稀少,尤為荒涼。

在這,修煉資源也是相當稀少,因此,修行者不多。

東極修行界,至南邊界,卻錯錯落落地遍布著大小不一的村落。

這,算是東極的世俗界了。

由于地處南疆邊界,這相對溫暖,與東極的干冷不同,這里的氣溫,是鉆入骨髓的濕冷。

再往東去走,只會越來越冷,也越加蒼涼。

曾有不少修行者冒險深入,反饋回來的答案,無一不令人失望。

那是一片極為嚴寒,異獸都不多上一頭的荒蕪之地。

......

這座村落,在一條蜿蜒的河流旁邊,大概有二十余戶人家。

河邊,有兩道身影。

蹲在河邊洗潔衣物的,是一個面目慈祥的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身后,站著一個頭頂棕色皮襖大帽,身著黑色皮襖大衣,腳踏一雙與身材比例嚴重不符的,皮襖大靴的......少女。

這身穿著,在厚重之余,又略顯滑稽。

似是家里的大人,生怕她冷著了似的。

中年婦女面帶和熙微笑,搓洗著一件貼身衣物,而她身旁,則是還有好幾件衣物等著洗凈。

很容易就令人忽略了,她手背上的兩只凍瘡。

少女在沉默地看了一陣以后,不耐地撥了撥自己的平劉海。

“廖淑玲,我勸你的動作再利索點,時間不早了,你外出的丈夫還等著你做飯。”

少女的聲音,清澈卻淡漠。

不過她在說話之時,視線落在了中年婦女手背的凍瘡上。

“快要好了。”

中年婦女并不為少女的無禮,而有所惱怒,她手上的動作,也加快了不少。

少女對此不置可否,略帶不滿瞥了中年婦女一眼,掀皮襖大衣,從內里取下一只赤色的酒葫蘆。

拔開酒塞,頭一仰便灌了一口酒。

公眾號添加到桌面,一鍵打開,方便去添加>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 https://chinabook.me/Read/8430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