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85章 陸兄,你...... 回到首頁

第1085章 陸兄,你......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第1085章 陸兄,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顯然,他也是好奇,眼前這兩個露宿荒野的修行者。m.xs8.la

陸羽僅是一愣,便馬上恢復了正常。

他很清楚,在這個近乎成精的哈駑達赤面前,萬萬是不能暴露了,否則他會死得很難看。

沒錯,他現在是很強了,真正實力能夠硬撼元嬰級別的修行者。

然而他還是有自知之明。

他并非是哈駑達赤的對手,畢竟到了元嬰進神之境,已是可以操縱天地之力的存在。

他再強,也是體現在第五步的強。

“承蒙前輩看得起,不如一起吃點。”陸羽也露出了一個憨厚的笑容。

哈駑達赤一伸手,就扯下了一只后腿,遞給了索朗,然后他又扯下另一只后腿,大口啃食起來。

見狀,陸羽微微松了口氣。

誰知哈駑達赤在啃了一口之后,卻是皺起了眉頭。首發網址m.luoqiuww.

“唔......”

陸羽的心,猛地又提了起來。

哈駑達赤抬頭,又再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陸羽一眼。

“我說,這個味道聞著就熟悉,入了口,怎么就更熟悉了?”

哈駑達赤若有所思地望著陸羽,問道,“小子,我們以前見過?”

......

這下,陸羽終于恍然大悟。

“嗎的,草率了!”

陸羽暗罵一聲,神色卻是轉為了茫茫然,“前輩,我們以前應該沒見過?”

在他第一次來到西域修行界的時候,曾給哈駑達赤抓了去,而也是在那時,哈駑達赤有嘗過他的烤肉。

陸羽真的萬萬沒想到,這個奸狡的老人精,竟然還對他的烤肉記得這么清楚。

而他也推測出了前后大概。

理應是陸羽和司馬雯雯抵達此處之時,剛好哈駑達赤就在附近,很快烤肉的味道,引起了他的注意。

由此,這就給了哈駑達赤一種似曾相識之感。

“嗯......想來也是,但你這烤肉的手藝,我總感覺在哪里吃過。”

哈駑達赤又是啃了一大口,吃得那個是滿嘴流油。

陸羽卻早已沒了胃口。

現在他想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有多遠溜多遠。

不然,這一旦暴露身份,怕是得要先給這個老狐貍毒打一頓,再抓他回去跟格桑成婚。

“爺爺,你想多了。”

索朗吃得很快,在哈駑達赤失神之際,他早就吃完了一只后腿。

他不好意思地沖陸羽笑笑,又扯下了一扇肋排。

對于索朗此舉,陸羽自然是不會阻止。

他還巴不得這倆爺孫趕緊吃完,然后滾得遠遠的。

只是,哈駑達赤也發現了這個小問題,他略帶狐疑地問,“哎?你們不吃?”

“吃,怎么不吃呢。”

陸羽也是咧嘴一笑,其后就撕下一只前腿,遞給了司馬雯雯。

接著,他撕下另一邊肋排,也大口吃食起來。

為了避免他的動作,再勾起哈駑達赤的似曾相識之感,他也學著西域本土的習俗,在吃肉的時候不忘舔手指。

與此同時,他不忘傳音,讓司馬雯雯學著他的動作。

這頭異獸的肉,約摸有百來斤左右,不過在三人的狼吞虎咽之下,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

不出一個時辰,就只剩下一地狼藉。

司馬雯雯則是吃得最少。

見此,哈駑達赤還略帶不滿地咕嚕一聲,“這丫頭怎么像格桑那小丫頭一樣,這么吃怎么長肉?”

實際上,張雯的身材凸凹有致,不過是易容之后,就連體形上也大為改觀。

哈駑達赤雖說是元嬰級別的人物,卻也不至于施展神識窺探。

一整頭的異獸獸肉,都被吃了個干干凈凈。

氣氛,也在這時,開始變得古怪起來。

四人面面相窺,你看我我看你,也無人想著,是不是要找一個話題。

最為緊張的就數陸羽了。

他很清楚,自己已經稍微露出了破綻。

但這并不是最擔心的,畢竟他對這易容之術,以及改變氣息的小伎倆有著足夠的信心。

他最擔心的是,這倆爺孫是不是在想點別的。

比如,哈駑達赤這個老狐貍,又開始在為索朗物色媳婦了。

因為在吃完獸肉之后,他的視線,幾乎就一直在司馬雯雯身上徘徊。

不過這與他的想象,又有很大出入。

難道是索朗和他的達瑪,黃了?

盡管他在離開的時候,都已處理妥當,但是想到有哈駑達赤這個老東西從中作妖,陸羽就突然沒了信心。

半響。

也不知過了多久。

哈駑達赤微微地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了一抹失望之意。

看似,是對司馬雯雯的相貌感到不滿。

哈駑達赤站起,不忘踢一腳索朗,催促的道,“走吧,肉都吃完了,早點回去睡覺。”

索朗“哦”的應了一聲,接著爺孫兩人就拔地而起,消失在夜幕之中。

哈駑達赤帶著索朗離去,陸羽卻還是不敢大意。

他裝模作樣地收拾了一下,又過了半個時辰,他才重重地松了口氣。

“陸......”

“別!”

陸羽嚇了一跳,連忙捂住了司馬雯雯的紅唇。

“從現在起,我叫達貢,你叫卓瑪。”陸羽慎重地傳音提醒。

司馬雯雯當即就心領神會,點了點頭。

不知為何,陸羽還是感到渾身的不自在。

陸羽相當懷疑,哈駑達赤還在不在附近,不過就以哈駑達赤的多疑,這非常有可能。

他瞥了一眼司馬雯雯,突然靈光一閃。

“雯雯小姐,做戲要做全套,看來得難為你一下了。”陸羽傳音道。

“什么......”

沒等司馬雯雯回過神,陸羽便緊挨著坐下,其后,伸出手將司馬雯雯的腦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司馬雯雯明顯沒料到陸羽的這個舉動。

她呆了一下,接著她的臉龐,就泛起了紅暈,像極了一只熟透了的蘋果。

陸羽自然是將司馬雯雯的異常,看入了眼里。

但是此際,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

他始終有種感覺,哈駑達赤還在附近監視著,而他發現不了,主要是兩者之間的差距所致。

“陸兄,你......”司馬雯雯的俏臉更紅,整顆心也不爭氣地怦怦亂跳起來。

自她被陸羽所救,她就對陸羽生出了好感。

其后幾日接觸,也處處證實了陸羽的不凡。

陰陽圣教的男女弟子,素來都是婚戀自由,也是出于這種前提之下,她也征得了司馬廣隸,也就是她父親的同意。

當然,司馬廣隸也是在暗中,幾次試探過陸羽。

察覺到陸羽無論是天資悟性,還是心性都還過得去,這才允準。

其實那時在城主府,也就是陸羽渾噩不知罷了。

而這段時日,她一直在對陸羽有意無意地進行暗示,不過她的行為舉止,遠遠沒有司馬蘭青來得直接。

孰知......

她安靜地依偎在陸羽懷中,雙眸暗含羞色,默默感受著陸羽的體溫,以及自己滾燙的臉頰。

公眾號添加到桌面,一鍵打開,方便去添加>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 https://chinabook.me/Read/8430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