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84章 有時候,世界就這么小 回到首頁

第1084章 有時候,世界就這么小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第1084章 有時候,世界就這么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手機訪問:

就連是陸羽,在聽司馬正濤所說之后,眼皮都不禁為之一抖。m.huanjian.me

只因司馬正濤透露的秘密,著實是太驚人了一些。

陰陽圣教的秘法吸星,除了可吸取精元以外,居然還可以輕而易舉地,將對手的內息運行路線一目了然。

這說明了什么?

這說明了,在陰陽圣教運轉秘法吸星的情況下,世間的所有功法,都在他們面前無所遁形。

而陰陽圣教的弟子,也可利用秘法吸星,模仿其他教派的功法。

雖然司馬正濤不止一次申明,是有其形而無其神,但是這已讓陸羽毛骨悚然。

要是得罪了陰陽圣教,估計是到了最后,死都死得糊里糊涂。

誰都不想讓對手面前,暴露自己的秘密,尤其是陸羽。

再想起之前他們之間的切磋,陸羽有些不淡定了。

“陸兄,你無需顧慮,哪怕我們是想模仿你的氣息,也是無從下手。”司馬正濤苦笑,接著說道,“因為陸兄的功法,實在是太過混雜......尤其,你還是體修。”

這個說法,稍微讓陸羽的心定下不少。

想來,也是這么回事。

他是個特例,只因他的功法,是以洪門的橫練之法打下的基礎,又習得黑砂手,與自行領悟的心震。

除此之外,還兼顧了魔道的血氣,還有雷宗的不傳秘法。

哪怕是陰陽圣教的弟子想模仿,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首先,陸羽這一身強悍到了不可思議的肉骨,就模仿不了。

其次就是血氣,還有雷宗的飛天與紫電狂雷,這種識別度特別大的功法,并不是僅僅模仿氣息運轉就可瞞天過海。

權衡到種種厲害之后,陸羽挑了挑眉。

如此說來,司馬雯雯還真能幫他一個大忙。

易容術,瞞不過西域修行者,可是加上秘法吸星模仿的氣息,或許還真是能瞞騙過很多人?

陸羽的神情,變得和善了起來。

畢竟他最為擔心的,就是前去探風的時候暴露。

若是能夠改變相貌,以及改變自身氣息,這西域修行界,他哪里還不能去?

“雯雯小姐,你的這個提議不錯。”陸羽咧嘴一笑。

司馬雯雯輕輕地松了口氣。

她也沒說什么,便指點了一套功法給予陸羽所用。

這一套功法,是在一個多月以前,她與那八名西域修行者交手之時得來。

但是,秘法吸星所得來的功法,僅僅是能模仿其形,而不能模仿其神。

這一來是功法的限制,二是僅得內息運行路線,并不足以徹底掌握一門功法。

否則陰陽圣教憑借著秘法吸星,豈不是早就統御五大修行界。

話又說回來,從功法上判斷,是不是西域修行者的最明顯特征,就是寶瓶氣。

也就是說,只要模仿出寶瓶氣的內息運行路線,再經易容一番,那么陸羽就是妥妥的一個西域修行者了。

而這說起來簡單,也足足耗費了半日時間。

主要是易容,陸羽要求得特別嚴格,他可不想萬事俱備了,最后卻在這不起眼的一處,出現了問題。

司馬正濤和司馬蘭青,就成了陸羽和司馬雯雯的易容大師。

“好了,你們看看。”

當司馬蘭青替司馬雯雯處理完最后一個細節,她便從儲物戒指拿出了一面鏡子。

陸羽接過一看,不禁就樂了。

易容過后,他赫然已成為一個扔在人堆里,就再也找不著的年青人。

而他所透露的氣息,也已與一名地地道道的西域修行者無異。

反觀司馬雯雯,則是變化更大。

她一頭青絲,經過某種藥液浸染,呈出微黃之色,被扎成了條條小辮。

凝如羊脂的肌膚,也變得微黑透紅。

再加上西域本土的衣飾。

這一看,哪里還是那個風情萬種的司馬雯雯,倒是像西域放牧的小女孩家家。

“神了!”陸羽毫不吝嗇地贊嘆。

“那當然了,看你還敢小瞧我們陰陽圣教不。”司馬蘭青佯裝不屑地瞥了一眼陸羽,臉上卻是一副按捺不住的喜孜孜。

看來,她還是對陸羽之前的某些無心之語耿耿于懷。

陸羽想了想,比劃兩下道,“對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建議你們也來個改頭換面。”

“那還用得著你提醒......照顧好我師姐,不然我要你好看。”

陸羽點點頭,便帶著司馬雯雯騰空而起,眨眼就消失在可目視的范圍之內。

司馬雯雯提供了一個規避風險的辦法,陸羽也沒想過食言。

況且,萬一在半途,這易容之術出了問題,他也好借助司馬雯雯之手及時補救。

三日的路程,不遠。

其實這是按照他之前的標準飛馳。

如今沒有了后顧之憂,剩下的形成自然是風馳電掣。

不過,在出發之前已過半日,在又過了半日之后,天色便黑了下來。

為了免遭意外,陸羽決定還是暫且停下,待明日再走。

覓得一處背風山腳,兩人便飛落而下。

雖說兩人都已是金丹境,無懼西域的入冬的嚴寒,但人的本性,始終趨向光明。

陸羽先是撿拾了一大堆干柴,其后動用神識,掠殺了一頭第三步異獸。

處理干凈異獸的肉,便架在篝火上烤灸起來。

限于他這一身肉骨與功法,肉食依舊是他極為熱衷之事。

倒是司馬雯雯,靠在一棵樹下,安靜地望著陸羽忙碌的身影,眸中時而閃過一抹異光。

約摸是半個時辰之后,肉香也漸漸飄散開來。

司馬雯雯見狀,也不由地伸出小舌頭,偷偷地舔了舔紅唇。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這獸肉烤灸得就更油光金黃,香氣撲鼻。

在當差不多烤好,陸羽也準備取下烤肉大快朵頤之時。

兩人的身形,猛地齊齊一頓。

緊接著,兩道人影從天而降,就這么突兀地站在了陸羽和司馬雯雯面前。

......

陸羽微微抬頭,下一刻就呆住了。

在此之前,他從未想過,這個世界說小的時候,居然會這么小。

只因這貿然造訪的兩人,他認識。

非但是認識,而且還好熟......

哈駑達赤......

索朗......

在那一瞬間,陸羽驚得差點整個人都跳起來。

他還以為,哈駑達赤的能耐居然那么大,他剛一來到這里,哈駑達赤就知道了,而且還洞悉了他的偽裝。

不過,他馬上就想到了不可能。

其后又想到了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這個地方,實則距哈駑達赤的地盤不遠。

而哈駑達赤身為元嬰進神之境,感知到有外人接近,是一件再正常不過之事。

盡管陸羽還是有意拉開了一段距離,但是這也管不了,哈駑達赤會不會在夜晚時分,四處巡察一番。

“唔,有肉吃。”

這哈駑達赤也不客氣,看到已然烤好的烤肉,便一屁股坐在了篝火旁,緊緊地盯著架在篝火上的烤肉猛吞口水。

索朗也是呵呵一笑,同樣是席地而坐。

不過他的視線,卻沒有聚焦在烤肉之上,而是投向了陸羽和司馬雯雯兩人。

電腦訪問: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 https://chinabook.me/Read/8430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