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83章 陸兄,你帶上我 回到首頁

第1083章 陸兄,你帶上我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第1083章 陸兄,你帶上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怨不得司馬蘭青大驚小怪。m.ygdzr.com

陸羽的作為,真的是把司馬蘭青給嚇壞了。

得罪什么人不好,非得得罪活~佛,而且還有膽子回到西域修行界。

這不是不怕死,這是嫌命長!

要是給活~佛知道陸羽來到了這里,她們這一行四人,都討不到好果子吃,至于離開西域修行界,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陸兄,我不玩了,我們還是回去吧,我還不想死。”

......

陸羽嘿嘿一笑,說道,“司馬蘭青,我們不是還有雷清元嗎,怕什么?”

“什么......雷公子?”嚇得夠嗆的司馬蘭青微微一愣,隨即又垮下了臉,“陸兄,你就別開玩笑了,雷公子是很厲害可是......”

可是,雷清元再厲害,也不是活~佛的對手。

這是司馬蘭青想說的下半句。記住網址m.luoqiuzww.

她沒有說完,不過所有人都聽出了這話里的意思。

而實際上,她的說法沒有什么錯誤,起碼,在司馬正濤和司馬雯雯看來,沒錯。

陸羽聳了聳肩,他卻不這么認為。

他得承認,活~佛很強。

至于強到什么程度,他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但有一個傳聞,就可以看出活~佛有多強。

活~佛,為什么叫活~佛,那是因為活~佛可以圓寂,卻是能夠輪回轉世。

每一代活~佛,無一例外承載了輪回的記憶。

活~佛,絕對是當之無愧,修行界最神秘的修行者。

這也是為何,其余四大修行界,都從未膽敢觸犯西域修行界的原因所在。

但是......

這也都是傳聞而已。

陸羽始終認為,活~佛并沒有傳聞中的強大。

其實也并不復雜,假設活~佛真的那么強,別說是西域修行界,恐怕整個天地,都已遍布活~佛的教義。

又何至于,僅僅是西域修行界這個地方。

所以陸羽覺得,這其中肯定有夸大成份在內。

陸羽對雷清元這么有信心......完全是出于雷清元的身份。

十幾位活~佛,統領著西域修行界,也就是說,活~佛說白了,不過是某個教派的祖宗級人物。

剛好,雷清元赫然就是雷宗的老祖宗。

簡而言之,活佛和雷清元的身份,其實是對等的。

這是陸羽的底氣,也是仗持。

他還在雷宗的時候,曾經有跟雷清元探討過關于天地大道至理的話題。

雖然他是胡扯,但雷清元對天地大道的感悟,也容不得陸羽忽視。

雷清元不顯山不露水,陸羽的敏銳直覺,卻又發揮了作用,雷清元,很強!

至于強到什么程度,陸羽還是沒有個明確的概念。

但這就夠了。

為什么說夠了?

這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當初,陸羽向雷清元暗示,前往修行界的目的的時候。

雷清元的態度,依舊是一副淡淡然。

到了他那個層次,不可能不知道關于西域修行界的禁忌。

而他還是跟著來了。

當然。

陸羽不想揭露太多,他在等的,也是司馬蘭青的質疑聲。

“沒錯,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你們三個留在這里等上幾日,我先行前去探探風。”

此話一出,又是使得這師兄妹三人楞了一下。

“難道你不要命了!”司馬蘭青捂嘴驚呼。

在西域修行界,有誰膽敢挑釁活~佛的權威?更遑論是她們幾個外域人。

陸羽,卻這么做了。

他不是不怕死,他這是嫌命長!

“沒事,我命大!”陸羽咧嘴一笑。

這一句話,直接就堵死了三人醞釀已久的挽留言語。

有一件事的確是不可否認,陸羽是真命大。

而他的這番態度,也表明了其堅決。

只是這時,一直沉默寡言的司馬雯雯說話了。

“既然陸兄這么有信心,我也不妨跟著去。”

這句話輕飄飄地,傳入了三人耳中。

“師姐,你......”

“不行!”

陸羽想都沒多想,直接就拒絕了司馬雯雯的這個提議。

多一個人,就多了一份累贅,只要再往前,他就不能再保證任何一人的安全。

別說中途萬一出了什么變故,就說這是他個人的私事,他也不想拉其他人下水。

“你們就在這等我回來。”陸羽想了想,說道,“萬一我沒有回來,理應也沒有性命之憂,等雷清元前來匯合,你們再與他前去尋我。”

其實,道理無需說得太明白。

人多目標大,陸羽的這個決定是非常明智的。

司馬雯雯臉龐上的笑容,卻是未變,“陸兄,你帶上我,或許我能幫得上你的忙。”

......

對此,陸羽不置可否,畢竟他可不覺得,司馬雯雯能幫得上忙。

但他想了想,還是說道,“你倒是說說,能幫得了我什么忙?”

司馬雯雯狡黠地眨了眨眼,說道,“陸兄是要事先前去探風,然后等待雷前輩前來匯合,再做下一步打算,是不是這樣?”

“是的。”陸羽點點頭。

實則他在剛才,也已經表明了這個意思。

“也就是說,陸兄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或許會有點危險,不知我說得對不對?”

“對。”陸羽答道。

若是他再繼續前往,非但有可能讓活~佛察覺,還有可能,遭遇哈駑達赤。

而這些風險,都不是再可由他把控的。

司馬雯雯微微一笑,“在一個多月以前,準備前去朝圣活~佛的時候,我買了幾套西域人的衣飾。”

聽罷,陸羽的臉上露出了少許失望之色。

曾有那么一剎,他還真以為司馬雯雯會有什么好點子。

沒錯,穿上西域人的衣飾,再略微打扮一下,確實可以偽裝成西域修行者。

可是面孔和體內的氣息無法改變,那就是最大的破綻。

“陸兄,我還沒說完。”

陸羽的反應,自然也讓司馬雯雯看在眼里。

“我們陰陽圣教,除了催心掌和秘法吸星聞名于修行界,還有一些旁門小道,比如易容。”

易容,陸羽倒是聽過,卻也僅能改變面貌而已,氣息依舊會露出破綻。

也就是說,司馬雯雯的提議,說到底還是派不上用場。

司馬雯雯看出了陸羽心中所想,繼續說道,“陸兄還記不記得,在離開朝圣之地以前,我們與西域修行者動過手?那個時候,我用了本教秘法吸星。”

陸羽皺了皺眉,他不解此話其意。

這時,司馬正濤面帶難色地瞥了司馬雯雯一眼。

顯然他對司馬雯雯的這個決定,相當糾結。

“陸兄,吸星的真正恐怖之處,并不僅是可吸取修行者的精元......”

接著,司馬正濤便道出了一個極具爆炸性的信息。

公眾號添加到桌面,一鍵打開,方便去添加>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 https://chinabook.me/Read/8430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