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82章 我不玩了,我要回去! 回到首頁

第1082章 我不玩了,我要回去!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第1082章 我不玩了,我要回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陸羽敏銳地抓住了這個直覺,那個活~佛,并不想殺了他。m.458880.com

這不是在賭,而是他確實有這種謎一般的自信。

不過,一想到回到那里,或許要碰上哈駑達赤一家之時,陸羽就難免糾結。

哈駑達赤是元嬰境,神識已達方圓千里,最重要的是,哈駑達赤也并非是木頭人一個。

而那片地域,說大,很大。

只是這大歸大......大得來之余卻人煙稀少。

他們這一行,又是外域人,只要一碰上西域的本土修行者,必然會引起某些有心人的注意。

雖說他心意已決,但萬一真的碰上,要遭殃的恐怕就不止他一個了。

想到這里,陸羽瞥了一眼司馬正濤師兄妹三人。

或是感知到了陸羽的注視,司馬正濤心有所感地轉頭。

司馬正濤笑笑,問道,“陸兄,我們還需幾日,才抵達目的地?”首發網址m.luoqiuww.

他相信陸羽,而這個問題,原本他是不想問的。

然而,這都連續飛了一月有余,陸羽卻越飛越慢,他內心的糾結與躊躇,都讓司馬正濤看入眼里。

陸羽略感尷尬,咳嗽了兩聲說道,“實不相瞞,我們接下來要遇到的人,怕不是那么容易應付。”

“......所以,希望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此話一出,這師兄妹三人不由流露出錯愕的神色。

顯然,是不太明白陸羽話里的意思。

而這剛好也是陸羽的尷尬之處。

曾經在那西域邊界,他差點就讓哈駑達赤“抓婚”成功。

這件事他本就不想再度提起,不過察覺到三道依舊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視線,陸羽只好補充了一句。

“一個月前發生的事,難道你們這么快就忘了?”

聽罷,司馬正濤不由苦笑,“陸兄,沒你說的這么夸張吧。”

那一晚發生的,應該是他這一生所經歷最荒誕的事,而沒有之一。

“你還真別說,這不是危言聳聽。”

說到這里,陸羽也認真起來,“而且我還與一個老家伙,有些恩怨。”

“陸兄,要不我們繞道走吧,那太危險了!”司馬蘭青臉色一變,連忙說道。

“也無需太過顧慮,我只是提個醒,不要忘了,我們也是有一個高手做靠山的。”陸羽善意提醒道。

這已經臨近西域距南疆邊界,而這師兄妹三人,是跟著他出來的。

如果其中一人膽怯,非得就此返回北海,他肯定也得跟著一起返回。

否則中途出了什么意外,陸羽無法對司馬廣隸交代過去。

因此,他適時地喂了一顆定心丸。

“什么?高手?”司馬蘭青一陣恍惚,其后就是雙眸猛地一亮,“啊!陸兄,難道你說的是雷清元?”

陸羽點點頭。

“是嗎?他什么時候與我們匯合?”

乍的提起雷清元,前一刻還畏畏縮縮的司馬蘭青,就像是打了一針雞血,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

陸羽的嘴角抽了抽,他自然是知道,司馬蘭青對雷清元有所想法。

若不是司馬蘭青的熱情,實在是令雷清元無從招架,雷清元也不會尋找由頭自行離去。

“不太清楚,不過我想都過去了這么長時間,理應也快了,呵呵。”

其實陸羽哪里知道,雷清元會何時出現。

他只是不想突然出了變故,還未達到目的就要折返回去,才找了這個說法。

而他也不得不事先提醒。

就如他說的一樣,要是去到西域距南疆邊界......怕是免不了再一次經歷“抓婚”。

說起“抓婚”這惡俗,最猖獗的肯定是西域的邊界。

道理很簡單,唯有在邊界地帶,才有更大的幾率遇上其他修行界的修行者。

陸羽甚至相當懷疑,最早的“抓婚”,是不是就從邊界形成的惡俗。

“啊,要是那樣的話,我就不怕了,哪怕到時被抓,雷公子也肯定會出手救我的!”

司馬蘭青十指緊扣胸前,的眸中已是閃起了無數小星星。

看到這一幕,陸羽不禁涌起一陣惡寒。

說實話,他很想提醒一下司馬蘭青,還是早點省下這份心的好,以雷清元的性情,他實在是不看好這段狗血孽緣。

不過話到嘴邊,陸羽又咽了回去。

只因他匆匆一瞥,就看到了司馬雯雯的異樣眼神。

......

如此,兩日便過。

陸羽憑著記憶中的大概方位,終是看到了前方依稀熟悉的皚皚雪山。

他沒等接近,就擇了一處無人山谷飛落下去。

“陸兄,我們是不是到了?”司馬正濤問。

“嗯......到了。”

反觀陸羽,卻顯得有些神不思蜀。

他在考慮一件事情。

目的地是到了,可是就這么去,四人同行,這目標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況且,就憑司馬蘭青和司馬雯雯這對師姐妹的相貌......

陸羽膽敢鐵定,萬一是讓西域修行者碰上,絕對是要鬧出大亂子。

所以,帶著她們一起,前去探尋活佛的蹤跡,這不是明智之舉。

最妥當的辦法,就是他獨自一人前去,至于司馬正濤,也留下來方便有個照應。

當然他不是準備拋下三人,而是先行探尋活~佛蹤跡而已。

探尋到了,他自然得先行回來。

他不傻,不可能獨自一人找上活~佛質問。

他來時的計劃,本是在尋到活~佛之后,便安心等待雷清元的到來。

陸羽唯一忌憚的,就是雷清元還沒到,他就提前暴露了。

再說雷清元一旦循著蹤跡來到這里,四人分成兩隊,雷清元就能更輕易察覺,他們已經前來。

這與在森林埋藏一包大米,難以找著,要是將這包大米撒開,則更容易發現的道理無異。

問題是......

不知這師兄妹三人愿不愿。

可以想象,這換做是他自己都不太樂意。

“陸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不便之處?”

還是司馬正濤看出了端兒。

“咳咳,那我就直說了。”陸羽瞥了二女一眼,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道,“我之所以來到這里,是為了找活~佛的麻煩......我和這里的活~佛,有點恩怨。”

“吸~!”

隨著倒抽冷氣的聲音驟然響起,司馬正濤、司馬蘭青與司馬雯雯三人,也是瞪大了難以置信的雙眼。

“陸兄,你沒有跟我開玩笑?!”司馬蘭青夸張而尖銳的聲音,在這山谷之內拔然而起。

在一個多月以前,她就已聽過關于活~佛的種種傳聞,而且還親自去過活佛宮殿的山腳下,朝圣。

簡而言之,活~佛就等同于西域修行界的無上神祗!

而陸羽,卻跟活~佛有點恩怨......

“我......我不玩了,我要回去!”司馬蘭青嚇得魂飛天外,差點尿都甩飛兩滴。

公眾號添加到桌面,一鍵打開,方便去添加>

我窮得就剩下錢了 https://chinabook.me/Read/84307/index.html